四年了,迈尔斯先生

又是一年了,我们亲爱的男孩,你在遥远星空外过的好吗?
很多的人亲吻着从你血肉中长出的玫瑰,迈尔斯先生,如果你还在,你肯定会无奈的笑笑。你就像法国挥舞旗帜的先驱,用满腔热血的灵魂拥抱着大地。
你是那么的年轻,又是那么的苍老,你的身躯年轻而无畏,你的思想成熟又疲惫。几百年来的责任由你承担,这公平吗,孩子?


我知道,我是没办法得到回复的。

祝你永无梦境,在漆黑无尽的宇宙中沉睡。

评论(1)
热度(36)
© San / Powered by LOFTER